一字立骨

一字立骨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从教《游褒禅山记》说起


贾会彬


 教《游褒禅山记》第二课时的时候,我从一个虚词“于”切入,引出了全文的结构。课堂上,我问学生:“我们高一学过的‘寡人之于国也’中的‘于’是什么意思?”学生齐答:“对于。”我接着问:“本课中有没有‘于’当‘对于’讲的时候?”学生根据第一课时所学的字词知识,很快找出第三段开头的“于是”和第四段开头的“于仆碑”。我又问:“‘是’指‘这’,但具体指哪一段?”学生答:“第二段。”于是我便和学生一起分析第二段思路。分析完第二段后,我问:“作者‘于是’发了什么感叹呢?”分析第三段。分析“于仆碑”亦如此:先分析第一段,再分析第四段。课堂最后,我会以“余于此文”为题写一段文言文。整节课条理清晰,环环相扣,课堂效果极好。


 笔者把从 “于”切入教《游褒禅山记》的方法叫做“一字立骨”法。“一字立骨”法本是散文创作中常用的一种技法,它指因一字之功,旨意毕现。笔者在这里把这个术语借用过来,是指教师由课文中的某一个字生发开去而带动、统率了整个课堂。这种课堂删繁就简,重点突出,对于现在很多内容繁杂的课堂是一个有力的反拨。笔者认为,“一字立骨”中的这个关键字一般有两种类型:一种是“引子型关键字”,一种是“概括性关键字”。下面我将分别论述之。


所谓“引子型关键字”,即这个核心字是作为课堂思路的引子而存在的。笔者教《游褒禅山记》即是如此,我从一个与文章内容似乎关系不大的虚词“于”讲起,引出两条线索“于是”“于仆碑”,又以教师“于此文”的感叹作结。整节课从“于”开始,又由“于”结束,有一种赏心悦目的圆形美。吴长青老师的《一字立骨》课例(《中学语文教学》2008年第5期)也是由一个 “引子型关键字”——“走”展开的,他首先抓住课文题目(《走一步,再走一步》)中的“走”,然后让学生在文中找与“跑”有关的词语进行品味,从而串起了整个课堂。如何才能找到“引子型关键字”呢?这就需要教师反复揣摩文本,找出文中所有重要的内容,然后找出与这些内容都有关的词语进行分析,看哪些字能串起整篇课文、整个课堂。教师对文本的独立品读能力是找出“引子型关键字”的保证。


所谓“概括性关键字”,是指该关键字能概括全文的内容或作者的感情。找“概括性关键字”,首先要对文章的内容或作者感情进行概括,然后从概括性的句子中找出一个最能反映课文的、具有高度浓缩性的字,这个字就是“概括性关键字”。找出后,教师可对该字进行几次适当的扩展,分别作为课堂几大板块的名字,如此,“一字立骨”的课堂便形成了。笔者教高中语文第三册陶渊明的《归园田居》时,抓住概括内容的关键字“归”大做文章,形成了清晰的课堂思路——第一环节是“从何归来”,第二环节是“为何而归”,第三环节是“归向何处”,第四环节是“归去如何”。整节课抓住“归”字,层层递进,浑然一体。同样的道理,我们还可以抓住概括作者感情的关键字展开。浙江省宁波万里国际学校中学的袁湛江老师讲《道士塔》(《中学语文教学》2008年第1期)时,先让学生找一个“贯穿全文感情的词语”——“恨”字,然后让课堂主体部分按“恨王派”“恨官派”“恨洋派”等展开探讨,整节课由“恨”生发开去,分层次探讨,形成了条理清晰而又符合学生阅读的规律的思路,真是“着一‘恨’字,境界全出”——这也正是袁老师这个课例的题目。


教无定法,“一字立骨”法是众多方法中一种值得尝试的方法。虽然“一字立骨”不能适用于所有的课文,但我们可以由“一字立骨”展开,针对不同的课文,进行“一词立骨”“一句立骨”乃至“一段立骨”。


        ——发表于2009114日《教育时报 课改导刊》第三版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