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高中同学

致高中同学(两个小感受)


 


致高中同学之一:


高中在郑同学正聚会,我因有事没去成,很羡慕。乔营刚才在群里提到三亚和广州,这让我想起大学时的与高中同学有关的三个城市。


 南阳:那一次,我和李蒙从信阳到南阳。在南阳,吴明君的啤酒很好喝,带我们欣赏的诸葛亮景区很不错。


 郑州:那一次,王生骑着破自行车转遍郑州,扬言要反而上告训斥他骑单车带人的交警。那晚,我们走过与李萌大学一墙之隔的大学;遵照我班某美女的命令,我和王生同时站在她的宿舍楼下喊她的名字,我喊得声嘶力竭,王生显得萎缩不堪一声不吭,呵呵。——对了,该美女还教给了我追女孩的方法。


 新乡:那一次,开振、岳苗等人带我到公园打牌;那晚,我居然给信阳师院的一个女孩(开振、岳苗等人复读班同学)写信——后来,这女孩就成了我女朋友;再后来,她就成了我女儿她妈。


 感谢同学们的关心。


 


致高中同学之二:
       看到吕现、董春仙的对话,我忽然想起回我们老一高闲逛的事。那次,我随大学老师到咱们的进修学校办事;晚上,醉眼迷离的我持伞走进大雨瓢泼的一高,静静地走过很多地方,默默地想起很多事。我想起了我的户籍统计,想起了我们传递的纸条。我在操场给一个老朋友打电话:你知道吗?我就站在你当年表白被拒绝的地方。呵呵,忍不住要说起朦胧之情。要说,班里的漂亮女孩真多,比如吕现、安颖、马丽、董春仙、吕晓、贾克等人(省略了很多人),美女如云,群星璀璨,激动得王生整天像小公鸡一样活跃,面对我们的玩笑还说:对我没啥,对别人有伤害。现在王生怎么老是往苏州昆山跑呢?其实,我也多次到江南去,一个人坐在水边柳下发呆;不过,我更愿意在中原享受同学情谊——你说呢,狐朋狗友?
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