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爱情错过的时候

当爱情错过的时候


 


河南省新郑市第三中学  贾会彬


 


     深夜里欣赏老电影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,看着男主角和女主角一次次错过,茫茫人海,总是缘差一线。


于是,忍不住地伤感,忍不住想起爱情中的错过。


记得少年时读张爱玲《爱》中的文字,总是感动不已:“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唯有轻轻问一声:‘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’”那时候,相信一见钟情,相信此生最爱的人能在最合适的时间与自己相逢。长大了才知道,错过才是人生的常态,爱情也不例外。就像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中的男、女主角,在旋转门一进一出时错过、在电梯一上一落中错过、在月台上分站两旁时错过……这么近,又那么远。生活中,或许我早走了1秒钟,就错过了和一个女孩的邂逅;或许我迟到了1分钟,没有把拾到的书还给有缘的女孩;或许我无意中坐反了公交车,而相向而行的公交车里此生最爱的人正忧伤地离去。是的,我也在一次次错过,只是,我一直都不知道。


我愿意知道自己错过了谁吗?想起以前读过的一首诗: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;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。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;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这是怎样的一种哀伤?爱开玩笑的上苍,总让红尘中的男女无助地凝望。爱情终抵不过时间,错过即成永远的遗憾。一首叫《如果》的诗中这样说:“如果我能选择命运/我宁愿/从没遇到你/现在的我会依然如故/洋溢着无知的快乐。”所以,有时我会祈祷上苍,不要让我遇见那个错过的唯一,我宁愿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,宁愿在俗世中享受平庸的爱情。


当爱情错过的时候,遇上又会怎样呢?


    那年,三十多岁的杜牧终于在湖州遇到他此生的至爱,但她只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。天生浪漫的杜牧收起放荡的心,第一次认真地说:“等我十年。十年内我一定来当湖州刺史,到时必来迎娶。”只是,杜牧再到湖州,时间已过十四年。十四年烟水茫茫,江南早非旧日模样。看着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杜牧唯有黯然离去。在他身后,是错过的爱情,是江南的花开花落,是那首满是惆怅忧伤的《怅诗》:


     “自是寻春去较迟,


       不须惆怅怨芳时。


        狂风落尽深红色,


        绿叶成阴子满枝。”


     “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,是一声叹息。”有人如是说。杜牧就这样带着一声叹息在晚唐的夕阳中渐去渐远。这一幕,让后世无数人惋惜不已。


     错过了,我们应该怎么办呢?我喜欢这样两句诗: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。”传统的隐忍背后,有一种别样的美。这种美,即便有错过的凄凉,也让传统的中国人欣慰。没有阴影,哪有光明?没有错过,哪有人生的五味杂陈?如果有一天,在黄昏的街角,上苍偏偏让我遇到错过的爱,我想我只有苦笑一声,在人海中转身悄然而去;然后,我会带着古典的浪漫,来到她生活过的校园,于夜色中走过每一个角落——我要踏遍每一条小径,拍遍每一处栏杆,不为别的,只为在年华错过后覆盖她的脚印,触摸她的指纹。佛说:“前世五百次的回眸,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。”错过了,我愿意用今生的诚心,去换得来世的相逢。来生,在她最绚烂的花季,我一定第一个站在她的面前,说出一生中惊心动魄的话语。


    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中的男主角和女主角最终相逢,这让我心欣慰。看完电影,又想起一首歌:“当爱情经过的时候/我没有牵到他的手……当爱情经过的时候/我不知自己在梦游/到下一个路口/是向左还是右/有谁来为我参谋。” 向左走,遇到爱人,记得要好好珍惜;向右走,当爱情错过的时候,就让我们选择在下一个轮回里与爱人执手相望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发表评论